红毯禁自拍?怒撕Netflix?戛纳临时开发布会答疑

日期:2018-05-09 来源:新浪娱乐   

A9E8-hacuuvv1525021.jpg

新浪娱乐讯 71届戛纳电影节召开在即,就在开幕式举办前一日中午,已经来到戛纳的记者意外收到邮件通知,不到三个小时后的下午三点,戛纳总监蒂耶里·弗雷茂将在记者中心和记者见面交流。

WQKQ-hacuuvv1551764.jpg

举办临时新闻发布会的特殊背景

  这一非常不常规的举措,是在今年戛纳电影节放映安排发生重大改变,从而招来众多记者质疑的背景之下进行的。戛纳电影节是号称奥运会之外的第二大全球文化盛事,它的国际声誉和每年从全世界来到这里的4000多名记者的报道密不可分。为了方便记者报道工作,戛纳的官方日程表上给记者放映留下重要一席之地:在每天的世界首映典礼之前,记者们已经有机会通过媒体放映场提前大半天甚至一天看到影片,为报道写作和发表留下相对充裕时间。

  然而这一有着20多年历史的戛纳电影节日程表,在今年3月23日,因为法国电影杂志《法国电影Le film francais》对弗雷茂的一篇独家专访报道而改变。在这篇被广泛转载引用的采访中,弗雷茂宣布了今年戛纳的一系列重要改变:从71届电影节开始,将严格禁止红地毯上的自拍,包括他人为其拍摄;同时将电影的官方首映典礼放在更为重要的位置,取消为媒体人组织的提前放映场;此外,电影节还将对女性在第7艺术中的位置发起思考。

  戛纳作为一个业内人士的电影节,相对于柏林和威尼斯,却是三大电影节中唯一允许普通人走红毯的影展。弗雷茂解释红地毯上的个人拍摄,给电影节的组织带来灾难,同时也缺乏足够的优雅。

  如果说对于自拍禁令,大家的反应还是觉得好笑耸耸肩,在距离戛纳开幕不到两个月时间,获知取消早场媒体放映的重大变化,报道戛纳的记者们则哗然一片,各种质疑声鹊起。国际影评人协会主席还代表全体成员,正式致函戛纳组委会,希望对此给出足够解释。对于这一来自媒体界的强烈反应,早在4月的电影节选片新闻发布会上,影展总监弗雷茂已经给出相关解释。然而,面对众多记者的不满和怀疑,弗雷茂还是选择了在戛纳电影节开幕的前夜——最为繁忙的时刻挤出时间来和记者交流安抚。

5_Ay-hacuuvv1614197.jpg

  戛纳和Netflix关系,需要彼此尊重

  新闻发布会上,弗雷茂对于记者们关心的问题一一给出回应。

  有关戛纳和Netflix的紧张关系,并没有因为后者强硬撤出原本入围主竞赛的影片《Roma罗马》和展映片奥逊·威尔斯《风的另一面》而平息。正好相反,它引发人们对今天电影发展和彼此关系的思考,由此在电影工业和影评人中的讨论持续发酵。

  在谈到和流媒体的关系上,弗雷茂承认,今天的影迷改变了,年轻影迷尤其如此,那些住在乡村的人没有大城市所拥有的影院,因此需要Netflix这样的新的放映方式给大家。此外,在弗雷茂眼里,电视系列剧就是工业产品,而电影是诗歌,是艺术行为。今天各种各样的影像越多,电影院里的电影就更显得独特,这是戛纳电影节和他本人的使命感。弗雷茂还特别提到去年此时此地,评审团主席阿莫多瓦说过,金棕榈影片应该在影院被看到,而威尔·史密斯则表示这并不妨碍他,在弗雷茂看来,二者之间并没有本质差异,一个喜欢在西班牙的影院里观看,史密斯是美国电影人有另外的习惯,不同的观点争锋原本是件好事情。“也许有一天,Netflix能够区别制作院线放映和网络发行的影片,这将是一项英雄之举”,弗雷茂不止一次的希望。“流媒体和亚马逊都是了不起的新事物,对我们来说,应该彼此尊重,找到一个相处之道,需要对未来做出思考……”

  针对媒体放映场的重要改变,仅仅是一次尝试

  今年,电影节为了确保世界首映典礼是真正意义上的世界首映,二十多年来首次改动排片日程,取消了媒体提前放映场,同时还制定了严格的文章发表的时间禁令。只有在和官方首映同时间放映结束后,媒体才能发表相关文章。发布会上《综艺》记者提问,认为不能在看完影片后立刻出稿报道,这一举措是对媒体报道的惩罚。弗雷茂解释去年曾出现过媒体放映场之前的一天,就已经有相关文章发表的不正常现象。因此,今年出台了发稿禁令规则,他甚至举例王家卫导演参赛影片《2046》放映时,这一禁令就已经出现过,并且一切顺利。不过,弗雷茂并没有切断一切退路,他委婉地表示,戛纳电影节不能一层不变,今年的新举措仅仅是一个尝试,还有待大家一起检验。

J5Zk-fzrwiaz5085492.jpg

  戛纳电影节日程和好莱坞冲奥影片的策略冲突

  经常会有好莱坞优秀作者电影出于冲奥宣传考虑,而放弃一年之中的戛纳,转投威尼斯,对此,弗雷茂分析说,法国人对戛纳的痴迷,就如同美国人对奥斯卡的执着。无论从象征还是经济意义上,美国电影对奥斯卡宣传的考虑都非常重视。在过去泰伦斯·马力克的影片来戛纳前,可能在美国已经上映三个月甚至六个月。今天却不再是一样的世界。可是,弗雷茂话锋再转,“人们说拒绝戛纳是因为要去奥斯卡,但是他们在戛纳情况不好,到奥斯卡同样不会好,奥斯卡的竞争也很激烈”。弗雷茂委婉地承认威尼斯在面对奥斯卡候选影片时,时间上更有优势。不过,伊斯特伍德、昆丁·塔伦蒂诺、还有很多人5月份现身戛纳,次年2月奥斯卡季同样保持鲜活。福雷茂承认,戛纳电影节的影评人特别苛刻,因此会令一些制片公司对影片参加表示害怕。

  “对拉·斯·冯提尔的惩罚已经足够,可以结束了”

  2011年拉斯·冯·提尔带着《忧郁症》参赛戛纳,却因为新闻发布会上有关纳粹的不当玩笑,制造了当年的影展大丑闻,导演本人成为“影展不欢迎的对象Persona non Grata”,今年,戛纳电影节对导演开始解冻,“我们都不相信他会是真的纳粹,他就是开了一个不适合的玩笑,也受到了惩罚,但是惩罚已经很长时间,该改变了,现在这一切可以结束了”,弗雷茂解释。当有记者问道拉斯·冯·提尔的影片此前一直在主竞赛,这一次没有入围的原因,弗雷茂则很外交手腕的回答,“我们不希望事情总是一成不变。费里尼在金棕榈之后,再也没有来到戛纳参赛。阿巴斯·基亚洛斯塔米参加过主竞赛,在非竞赛之后又重新进入主竞赛。人们总是痴迷进入主竞赛单元,但其它单元也很棒。重要的是他们愿意重新回到戛纳,这里是艺术家的家,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艺术家”。(刘敏)

责任编辑:谭侠

热门搜索

品牌专栏

传闻爆料

猜你喜欢

换一组

推荐阅读

图尚频道精选

换一组
中国多地遭遇高温天气川航3U8633驾驶舱玻璃碎裂迫降 地面人员检查客机汶川地震十周年 航拍映秀遗址新貌南宁最牛“钉子树”活了400年 施工为其绕路韩朝宣布组建联队参加瑞典世乒赛

笑话频道精选

换一组
明星名字拿来开玩笑这才是真正的“厚脸皮”见到仰慕已久的偶像这个结局真的是好评啊越爬越高

友情链接

人民网中国新闻网新京报人民网娱乐CNTV新华网新华网娱乐MSN娱乐粉丝网猫扑娱乐